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氏资讯

又一个难忘的历史时刻

又一个难忘的历史时刻 於2013年8月中旬,在纪念赴福建寻根问祖两周年之际,我撰写了《关于马兰黄氏始迁祖福公由闽入鲁时间的探析》和《求证马兰黄氏始迁祖福公是峭公的第几代后裔》这两篇文章。当时为了寻找一世祖福公的出处,我两次赴闽查访,并进行了好多的假设,由此可以看出我们寻根问祖的迫切心愿,现在可以说“苍天不负黄氏人”。那段沉睡了533年(871――1404年)的断代族史,我们终于揭开了她的神秘面纱,马兰黄氏族人的夙愿总算梦想成真了! 在新年伊始的2015年元月五号,我有幸接到福建邵武峭公联谊会会长黄承坤的电话说,我们始迁祖福公的先祖找到了!并从网上发送来了《建宁县同地村的五修族谱》,那里有我们福公上下九辈人的家谱记载!那部家谱还记载着福公在邵武老家已是有四个儿子的父亲了,我们始迁祖福公排行老五,他的四位哥哥和父亲、祖父当时也都在沂州(临沂)卫从军。根据福建的族谱推测:当时的福公由于年幼(或其他原因)还不能从军,后来就在邵武老家娶妻生子了,待有了四个儿子后,福公于明永乐二年(即公元1404年)从军来了沂州,后来安家于马兰屯,继娶了第二位夫人。在来沂州的42年后,福公于明英宗正统十一(即公元1446)年,又生育了我们的二世祖――黄璜。 几经沧海桑田,马兰黄氏的先祖在哪里?是何人?我们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翻开那段尘封了近千年的家族历史,仿佛唤醒了沉睡数百年的列祖列宗,看到了先祖们辗转千里,尽忠报国的雄壮画卷!他们就是马兰黄氏的先祖――峭山公第四子――盖公(即福公的十五世祖)! 为了分享这一美好的历史时刻,我于元月八号下午在家邀请了部分族人,告知了这一激动人心的特大喜讯,席间我们举杯欢庆,开怀畅饮,其情其景,溢于言表!参加座谈的有:节朋、敦全、冠仁、永男、崇杰、崇印、崇尉、礼壮、礼桂。 2015年元月9日 山东马兰黄氏 落籍 寻根 明祖 黄崇华 三才者,天地人。天地运化而生人,人为万物之灵。而人皆有家――远祖之家,播迁所在,新家所居。这“家”是每一个中国人都极为重视的一大文化命题,这也是一个人的根。明乎此,那也就明白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一人之生命的文化意义。 马兰黄氏家族先祖自明初由福建邵武随军北征至山东沂州,因平乱有功,被敕居马兰屯定居安家,是为我一世祖福公。由此肇基,世代繁衍,现已六百余载,衍至二十四世。其间,几经更朝换代,风雨沧桑,我马兰黄氏族人赖耕读传家,自强不息,曾一度赫赫耀世,这是人所共知的辉煌史页,在此毋需赘述。这里要说的是我一世祖福公以上到峭山公这五百余年的世系问题。 根据我马兰《黄氏族谱》中所载有限的文字信息,仅可知祖籍是“福建邵武府泰宁县白石堡”,先祖为“大学士文忠公(峭山公)之二十一子裔也”。但究竟我们是这二十一子中的哪一子之后,无文言及,世系接续更是无从知晓,这一悬而未决的问题,一直是我马兰黄氏家族代代族人心中未解之结,既不能妄加猜测,又不能随意接拼。山东距福建千里之遥,山水重重,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更加之自明至清至民国,社会动荡,兵连祸接,先人一直未能赴闽寻根。就这样,知“根”而不详,世断而难接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春秋代序,当时光流转到二十一世纪,政通人和,国运昌明,社会富庶,百姓千家尽享盛世太平之乐,我马兰黄氏族人世代深藏心底的“寻根问祖”之念亦随之而兴。于是乎,二○一一年之夏――二○一二年之秋,两年内,三次组团赴闽寻根,其间所经历的烦难和颠簸,均已见报于《马兰黄氏文化》报1―3期中。殷殷之情,切切之念,实难以文字形容,几次南下,踏破铁鞋,但脉络真相仍如坠云雾之中,一片茫然! 也许是天道酬孝,也许是上苍施恩,当二○一五年新年日历刚刚掀到第五页的那天,福建老家以电子邮件发来“邵武四十一都盖公之脉系谱样”,谱图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记载着我一世祖福公随父祖诸人从军北征驻沂州府,曾回闽又返沂之诸般文字――啊!几百年晦而不明的谜团,顿时豁然开朗,几度寻根未找到的答案,随之破解,真是峰回路转、柳岸花明,这“老谱”传来的诸般信息与我族谱上所载的片言只语天衣无缝般地结合无差――时间(明初永乐年间)、地点(从军赴沂州)、人物(福公),合榫对卯,事实不由你不得不信!谱载历史使我们仿佛穿越了时空遂道,溯回到600年前的福建邵武:幼舍公携子仗剑从戎,随燕王北征,威武逼人,英姿勃勃。后来,福公也随父惟斌,步入军旅,开始了戎马生涯。最后,福公被敕居马兰屯,成家立业,生息繁衍。这就又回到了上面所述及的“落籍”。 现在,迷雾消了,真相现了,我们马兰黄氏支脉乃是唐末工部侍郎峭山公二十一子中第四子盖公之后,世系脉络分明,由峭山公到我们的一世祖福公传了十六世(即福公为峭山公的十六世孙)。到临沂来不是始自福公,而是福公的祖父幼舍公。按世系,我这“崇”字辈,正是峭山公的第三十三世孙。 此时此刻,我们马兰黄氏族人才真正知道了世系真相,知道了我们的根之所系,才真正了却了600年渴望明祖知根之夙愿。这一信息对我们马兰黄氏族人来说真是惊天喜讯,我们闻之怎能不欢欣鼓舞,怎能不笑逐颜开,怎能不心潮激荡,怎能不举杯庆贺! 由此,我们也真正明白了什么叫“源远流长”! 族人们,我们的根系明朗了,我们的世系廓清了,那就让我们为此而奔走相告吧! 黄崇尉 二○一五年二月六日